<form id="0jynt"><small id="0jynt"></small></form>
    1. <code id="0jynt"><cite id="0jynt"><u id="0jynt"></u></cite></code>
    2. <input id="0jynt"><label id="0jynt"></label></input>
    3. <var id="0jynt"></var>

      鄭州部分停工樓盤業主被賦紅碼:曾和銀行儲戶有交集,轉綠碼需寫保證書

      2022-06-16 10:10 來源:澎湃新聞
      “我是13日深夜被電話叫醒才知道自己紅碼了,當時有點莫名其妙,我問社區,社區說不清楚,叫我在家等消息。后來防疫人員上門給我做了核酸,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就變綠了。”對于自己被賦予“紅碼”一事,蘇小姐至今無法理解。
      被問是否是村鎮銀行儲戶
      蘇小姐回憶道,“在紅碼之后我接到過社區電話,詢問我是否為村鎮銀行的儲戶。”在蘇小姐明確表示自己沒有去過任何村鎮銀行存款后,社區人員“就說讓我等著,也沒有跟我解釋紅碼的原因” 。
      對于“轉紅”的原因,社區工作人員對蘇小姐解釋是,因其被認定為是“正在實施集中或居家隔離醫學觀察的入境人員”。
      “我一直在鄭州就沒去過外地,更別說出境了。”蘇小姐明確表示。
      6月12日,同樣從未離開過本地的鄭先生也在早晨接到社區人員的電話,告知他需要在家等待防疫人員上門給他做核酸。
      “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小區里出現了病例,后來他們來了之后才告訴我我紅碼了。”鄭先生表示,上門的人員詢問了他是否參與河南相關村鎮銀行儲戶維權的事情。在其明確否認后,做了核酸之后就離開了,并關照他在家等消息。
      澎湃新聞了解到,經歷短暫紅碼的蘇小姐是鄭州一個樓盤融創中原大觀的業主,自去年年底,樓盤出現停工現象,據業主反映,項目目前停工已有8個月之久。
      蘇小姐回憶,6月9日,她和部分業主去鄭州市相關部門遞交材料尋求幫助,而在被電話通知之前,蘇小姐的健康碼一直是綠色。
      根據蘇小姐的回憶,當時有兩批人都在同一政府部門反映問題。除了停工樓盤業主,還有一批村鎮銀行儲戶。
      無獨有偶,鄭先生所購買的康橋玖璽園同樣發生了停工的狀況。“我是5月份去了一次信訪局交材料,反映樓盤處于停工狀態的問題。”鄭先生也表示,他在遞交材料的時候,也遇到了村鎮銀行的儲戶前來反映情況。
      轉綠碼和寫保證書
      蘇小姐對澎湃新聞說,自己發現被“紅碼”之后打過鄭州12345熱線詢問原因,但工作人員當時給出的答復是,他們也不清楚具體是哪個部門給賦的紅碼,要等相關部門落實核查之后才知道原因。工作人員稱,蘇小姐可以向社區申請,會有專人處理為其轉為綠碼。
      同樣疑惑的鄭先生也第一時間撥打了12345熱線,當時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尚未接到有相關樓盤業主被賦紅碼的消息。工作人員稱,如果是此前因涉及村鎮銀行被賦予鄭州市紅碼,可以在“鄭好辦”申請轉碼。張先生稱,通過申請當日中午自己就已經變回了綠碼。
      據蘇小姐反映,她在轉綠碼的過程中屬于比較幸運的,在做完核酸之后沒多久就轉綠了。但是,在轉綠之后,蘇小姐還被社區要求寫一份保證書,內容包括保證不去高風險地區,不再去有關部門等。
      她告訴記者,和她有相同遭遇的部分業主則在提出申請改綠碼時,被社區要求本人先簽署這份類似內容的保證書,在寫完了保證書之后才能改回綠碼。
      澎湃新聞查詢相關政策顯示,健康碼是以真實數據為基礎形成的個人二維碼,其中健康碼分別有三種顏色,分別是綠碼、黃碼和紅碼,其中紅碼是指核酸檢測陽性人員、確診病例、無癥狀感染者、疑似病例、密切接觸者、次密切接觸者以及近14天內有國內中高風險地區旅居史人員。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平臺集群 : 青島網絡廣播電視臺 - 愛青島手機客戶端 - 愛青島新媒體電視
      蒙面危险日中出乱伦